嘿嘿水公

☄️TFP 主擎蜂
近期忙考试,无法更新,求谅解QAQ

【擎蜂】最佳搭档(下)

#opb#观看指南

1.严重ooc!

2.目前都是回忆杀

3.这章还不是大结局_(:з」∠)_

4.剧情狗血(这条新加的)

传送门请往这边走:上(第一章)中(第二章)

第三年新年的时候,特种部队终于迎来了他们的第一个假期。

救护车将他那个巨大的拉杆箱打开:“终于有假期了,我都忘了度假是什么感觉了!这一个月我一定要满世界的飞去浪!”

隔板对他的志向表示不理解:“我们平时不也满世界飞嘛,好不容易有个假还飞来飞去的有啥意思?”

“那你们这一个月干嘛?不会就在家宅着吧?那多浪费时间!”救护车惊讶的看着队友。

千斤顶一脸“你没救了”的表情看着救护车:“去相亲啊!像我们这种一年到头都接触不到妹子的人就应该趁着假期去好好的谈恋爱。”

隔板咂舌:“我去天才啊,这个行程我给满分!”

“咔。”大黄蜂打开门走进来,救护车转头看到他,立刻将人拉过来

“大黄蜂你放假怎么安排的?要不要和兄弟我去环游世界啊?”

大黄蜂还没来得及说话,千斤顶就不甘示弱的凑过来:“跟你去满世界飞有啥意思!大黄蜂,你跟哥去相亲怎么样?我跟你讲,你这个条件绝对有大把的妹子排着队想嫁!”

“诶诶诶,人家大黄蜂还那么年轻干嘛要拉着他提早迈进婚姻的坟墓啊!”救护车歪头反驳。

眼看两人就要吵起来,大黄蜂赶紧拉开两个人:“假期我还有训练呢,没办法到处浪啊!”这是事实,因为大黄蜂军龄比队里其他人要小很多,要学和要补的东西还很多,所以即便是假期,擎天柱也不例外的给他安排了额外的训练。

“唉,当队长的搭档真辛苦,都不让人好好休假。”救护车对大黄蜂报以同情的目光大黄蜂。

千斤顶拍拍大黄蜂的肩膀:“加油吧小子。”


——————————————————

就如救护车所说,擎天柱的搭档并不是那么好当的,这一个月的特训确实很辛苦,然而,让大黄蜂在意的并不是训练有多累,而是自己本身。

他发现在和队长单独特训的这一个月里,自己变的有些奇怪。

比如,和队长说话时会不自觉的脸就会发烫,不敢直视队长的眼睛,一旦有身体接触就会心跳加速。

他把这些情况告诉了自己的好友阿尔茜,凭着女人的直觉和经验,阿尔茜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地在电话里给出了答案:

“大黄蜂,你恋爱了!!”

“不可能吧?”大黄蜂下意识的否定。

“那我问你,”阿尔茜的语气听起来不接受任何反驳:“你是不是一靠近他就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是不是见不到他又会莫名的想念?是不是看到什么和他有关的东西就会立马想到他?是不是……”


阿尔茜后面说了什么大黄蜂已经听不进去了,但他知道肯定也与自己的最近的情况是相符的。他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大脑一片空白,无法马上消化这个惊人的答案。

自己真的恋爱了?

一阵不知所措之后,大黄蜂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出很多零碎的回忆:第一天加入特种部队,第一次执行任务,第一次醉酒,第一天成为擎天柱的搭档,第一次和擎天柱合作,第一次重伤……无数的片段在脑海里快速穿梭,快到他都还来不及回味,就一闪而过了,留给他的,只是一抹深蓝色的身影和一阵莫名的心悸。

原来,三年的时间,擎天柱这个名字早已悄无声息的驻扎在了大黄蜂的心底。

感觉到自己的脸烫的吓人,大黄蜂急忙挂断电话,仓皇而逃地冲进了洗手间,留下了电话那头不明真相的阿尔茜。

“这小子,”阿尔茜碎碎念的看着手机,“还没告诉我喜欢的是谁呢。”

水龙头打来着,大黄蜂不停的用冷水拍打着自己滚烫的脸,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无济于事。

“叮~”放在洗手台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大黄蜂凑过去看,脸上没擦干的水珠顺着下巴滴在屏幕上,放大了上面的文字。

微信   (阿尔茜)

“虽然不知道你喜欢的是谁,但!是!喜欢就要说出来!不要怂,快去告白!加油我看好你~”

......说出来吗?

大黄蜂一把抹掉脸上残留的水珠,看着眼前的镜子,想试着练习一下。可是酝酿了半天,却说不出一个词,倒是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大黄蜂看这镜子里面狼狈的自己,苦恼的抓了抓头发。这份感情,还是让它埋在心底比较好。

第二天早上,大黄蜂按着在军营里养成的生物钟准时起床,迅速洗漱好,和往常一样背上包出门。他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很淡定的样子,实则内心惊涛骇浪。虽然是决定暂时不去表明自己的这份感情,但是大黄蜂还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擎天柱,他的思绪飘忽不定,脑子里依旧一片混乱,连手机在裤兜里震了一下都没有注意到,因此错过了擎天柱发给他的信息:

“今天的训练取消,在家休息吧。”

大黄蜂走进军区的大门,因为是春节期间,清晨的军营里并没有以往那么多的人。大黄蜂一路走过去,没有看见擎天柱的身影,于是他拐了个弯去了射击场,然而那里也是空无一人。

“还没来吗?”大黄蜂嘟囔着看了眼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10分钟。

“可能还在路上吧,”大黄蜂自言自语,将背包放下来,带上耳罩

“那我先练着好了。”

然而半个小时过去了,枪的弹夹换了一个又一个,子弹也落一地,靶子更是要被打穿了,擎天柱也没有出现。

大黄蜂不禁觉得有些奇怪,他摘下耳罩,拿出手机,打算走出门找个信号好的地方打个电话。

当他刚走到门口,远处办公楼下的一对人影就这样毫无预兆的闯入大黄蜂的眼里。


那是擎天柱,和一个年轻的漂亮女孩。


大黄蜂握着手机愣在原地。

他看见擎天柱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的披在那个女孩身上,女孩红着脸低下头,擎天柱温柔地笑着替她整理衣领。


郎才女貌,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般配。


雪花纷纷扬扬的飞舞着,模糊了大黄蜂的视线。

心脏像是被人用力握紧,一股苦涩的滋味在胸腔里肆意的蔓延。这种陌生的情绪让他难受的喘不过气来。

半晌,大黄蜂回过神来。他转过身,自嘲似的笑了,尾音里带着细微的落寞。打开手机,找到那条擎天柱发给自己的信息。盯了好一会儿,手指才附上键盘轻轻的敲击着:

“OK,幸好我才刚起床,可以去睡回笼觉了!”

按下发送键,大黄蜂默默的背起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军营。


雪花将他的痕迹隐没于纯白之下

就好像他从未来过。


擎天柱一听到手机的提示音,就立刻拿起来,看到内容时嘴角染上了笑意,还是和平常一样啊这小子。正想回复,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擎天柱脑海里一闪而过,他猛的看向射击场门口,然而自然是没有看到任何人。


“怎么了?”身旁的女孩问他。

“没什么。”擎天柱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

他在想什么呢?大黄蜂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呢?

他划开手机,在键盘上快速的打字

“好好休息。”


对方正在输入……


“嗯。”


——————————————————



一个月的假期很快就结束了。


大黄蜂拖着自己的行李刚推开宿舍的门,就被后面追过来的救护车一把拦住。

“好久不见啊小蜂蜂~特训怎么样?有没有被虐的很惨?”

大黄蜂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扯出一个看起来还算正常的微笑:“非常惨,前辈你呢,有没有在旅行中艳遇?”

还没等救护车开口,千斤顶的声音就抢先一步传来:“就他还艳遇?把人家姑娘都被吓跑了还差不多。”

“!!千斤顶!说的好像你相亲成功了一样!”救护车咬牙切齿地喊道。

然而千斤顶继续得瑟:“最起码我还和妹子一起喝过咖啡,你呢?”

“那我还和妹子合照了呢!”救护车拿出手机,正准备翻出照片来证明,一条新闻弹了出来,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擎家大少爷与乔家千金宣布订婚。

救护车手指上移,点开了这条新闻,然而当他看见新闻里配的图片时,吓得把手机都扔了

“老……老大!!!”救护车惊叫出声。

“啥?老大?老大怎么了?”千斤顶接住被救护车抛弃的手机,点开图片,一张照片印入眼帘。

那是一张合照。

照片上的女人很漂亮,身着一袭优雅的白色长裙,抬头看着身侧自己挽着的男人,笑的很幸福。

而她挽着的男人,面容俊朗,身姿挺拔,平日里千斤顶他们所熟悉的迷彩服换成了深蓝色的西装,笑容温柔的面对着镜头。如果千斤顶他们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其实那笑意并未到达眼底。

“卧槽,这真的是老大啊!老大居然要订婚了?!”千斤顶也不淡定了,赶紧将手机递给大黄蜂一起看。

是那天看到的那个女孩。

大黄蜂垂下眼眸,隐匿着眼底复杂的情绪。

“小蜂蜂,你怎么了?”注意到大黄蜂如此安静,救护车上凑近搭上他的肩膀

“没什么啊,我只是在想队长脱单了居然都不告诉我们,真的是太不够意思了。”大黄蜂快速的掩去了悲伤的神情,抬头,一副看起来也很吃惊的表情成功骗过了所有人。

“对对对,这么大的事老大居然瞒着我们,”救护车一副要造反的样子,“走,我们找他兴师问罪去。”然后领着一堆人就这么闯进了擎天柱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

“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擎天柱合上桌上的文件,抬眼看着自家“来势汹汹”的队员们。

“老大,你这就不够意思了!你订婚了都不告诉我们!”千斤顶率先发声。

“你们不是都知道了吗?”擎天柱站起身来。

“老大,作为你的亲战友兼兄弟,我们居然还是和人民群众一起看新闻才知道的!你居然都不提前告诉我们你脱单了!真是太过分了!”救护车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队长,我们很伤心啊。”大黄蜂也装作起哄的样子,看起来没有任何破绽。

“老大,我觉的你得解释一下了。”连一向沉稳隔板也加入了唱戏的行列。


面对队员们的“严刑逼供”,擎天柱无奈又好笑,他一五一十的交代了订婚的事情,包括一些新闻报道里没有的。

但他也隐瞒了一部分。比如说,这是一场政治联姻,还有,他并不爱那个女人。

得到解释的众人并不罢休,由救护车带头嚷嚷着要擎天柱请喝酒,说是什么要庆祝老大脱单。擎天柱拗不过他们,只得同意。于是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去了酒吧。

“大家随意啊,今天老大买单!”千斤顶举起酒杯。

隔板也跟着起哄:“对,今天咱们不醉不归啊!”

“诶,我们要不要玩拼酒啊?老大,你来不来?”救护车将两瓶白酒推倒桌子中间。

“老救,跟老大拼酒还是算了吧,你根本喝不过他的。到时候谁套谁的话还不一定呢。”千斤顶好心的过来拆台。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救护车转头没好气的对千斤顶说,然后身体还是很诚实的伸手准备将酒拿回来,但是在他碰到酒壶之前,另一只手先他一步拿走了其中一壶酒。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击中在那双手的主人身上

“我和你喝。”大黄蜂举了举手中的酒瓶。

“大黄蜂!”擎天柱知道大黄蜂酒量很小,根本不适合拼酒。刚想夺走他手中的酒瓶,却被大黄蜂不着痕迹的避开了。

“队长,”大黄蜂看着擎天柱:“今天你就别拦我了,我高兴,想喝酒。”

救护车也在一旁帮腔:“就是啊老大,你看你脱单了,人家大黄蜂作为你的搭档替你高兴,想喝个酒,你还拦着人家就说不过去了。”

擎天柱伸出去的手顿住。刚刚大黄蜂看着自己的时候,明明是笑着的,擎天柱却好像在恍惚间看见了他眼底的悲伤。

大黄蜂和救护车打开酒瓶,将酒倒入杯子里,排成一排,开始从左往右按着顺序喝。刚开始的时候救护车还很嚣张,觉得自己比不过擎天柱但肯定可以比过大黄蜂。但是过了一会儿,当他的脑袋开始发晕,再也喝不下时,他就老实了。他看向大黄蜂,惊讶的发现对方还在一声不吭的一杯接着一杯的灌酒。

“嗝,小蜂蜂,你还真能,真能喝啊!我认输,我认输,我喝不过你。”救护车打了个饱嗝,将酒杯放下,示意比赛结束。

然而大黄蜂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似的,拿着酒杯的手依旧没有停下。一口下去,又一杯见底了。液体顺着舌头滑进喉咙,直达胃里,火辣辣的灼烧感疼的大黄蜂皱起了眉头,让他暂时忘记了心里的苦涩。

“大黄蜂,不要再喝了。”察觉到了他的异样,擎天柱有些生气的夺走了大黄蜂手中的酒杯。

手里一空,大黄蜂抬头迷茫的看着擎天柱,想伸手去拿回杯子,却晕乎乎的倒在了沙发上。擎天柱这才发现大黄蜂也喝醉了。

“队长?”大黄蜂仰着头看着擎天柱,声音很小,语气带着一丝不确定。

“是我。”擎天柱将大黄蜂扶起来靠着沙发背坐好,“你喝的太多了。”

确定了眼前人的身份,大黄蜂醉醺醺的拉住擎天柱的手臂,看着他像是有话要说

“队长…你………”

然而大黄蜂的声音可谓是微不可闻,擎天柱只能从他的呢喃里勉强捕捉到几个字,根本听不出他到底讲了什么。

“你要说什么?嗯?再说一次?”擎天柱将头更加靠近大黄蜂,温柔的哄着他再说一遍。

不知道是因为擎天柱靠得太近还是大黄蜂提高了音量,这一次擎天柱终于听清了大黄蜂的声音,连带着他声音里细微的颤抖

“队长,你一定要幸福。”


—————————————————————

emmmmm……感觉剧情越写越偏了是怎么回事( ・᷄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