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水公

☄️TFP 主擎蜂
近期忙考试,无法更新,求谅解QAQ

【擎蜂】你要不要跟我回家④

#opb#距离上次发文好像过了好几天了,因为暑假还要上课,所以写文时间不是很多。但是放心,这个坑我肯定是会填完的(=゚ω゚)ノ感觉自己写文有点啰嗦,唉,观众老爷们凑合着看吧,不喜轻喷( ´▽` )ノ
在来到平行世界的这三天里,擎天柱也曾想过,如果Bee是人类的话会是什么样子,但由于缺乏对人类的审美,他一直只能想象出个大概,具体的细节,是什么模样,他想象不清楚。而眼前的这个宝宝,让他脑海里一直模糊的影子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如果Bee是人类的话,一定是长这个样子的。
湖蓝色的眼睛,金色耀眼的短发,因为哭泣而红扑扑的小脸和纯真的眼神。
擎天柱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对上怀中宝宝的湖蓝色眼眸,他再次小心翼翼的轻轻唤了一声:“Bee?”
“呀啊~”刚刚还挂着眼泪的宝宝在听见这声Bee之后对着擎天柱笑了。
“你真的是Bee!”擎天柱看见宝宝这反应,一下子激动起来。可是宝宝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像刚刚一样咿咿呀呀地对着他笑。擎天柱突然想起宝宝才一岁多,还不太会说话,或许他刚刚根本就没有听懂自己在讲什么,只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突然笑了而已。这么想想,擎天柱又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失落。
老管家抬手看了眼表,提醒擎天柱:“大少爷,邦博小少爷该睡觉了。”估计是刚刚哭累了,宝宝的小短手环着擎天柱的脖子,小脑袋枕在他肩膀上,眼皮已经开始有点打架了。擎天柱见状,暂时不去想宝宝是不是Bee这件事,学着方才老管家哄宝宝的样子,笨拙的轻轻摇晃着手臂,轻声哄着。似乎是觉得这个怀抱很温暖很安心,小宝宝没有在反抗哭泣,也没有再吵着找妈妈,乖乖的在擎天柱怀里闭上了眼睛。没过多久,就进入了梦乡,擎天柱轻轻的把他放回婴儿床上并盖好被子。老管家已经下楼去了,擎天柱也准备去洗个澡。就在他抬脚刚要走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什么东西扯住了他的裤脚,他低头一看,罗盘正咬着他的裤脚。他想把罗盘和他的裤脚分离开,但是罗盘就是不松口。无奈之下,擎天柱只能蹲下身看着罗盘:“你要做什么?”罗盘似乎很兴奋,擎天柱联想到刚刚自己进家门的时候,似乎也有听见罗盘的叫声,他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是
“你是感应到火种了吗?”擎天柱一脸期待,罗盘点点头,擎天柱见状,内心一下子非常激动,连声音都有些颤抖:“在哪儿?”罗盘转头就向着婴儿床跑去,然后轻轻跳上床,坐在了小宝宝身边。擎天柱惊讶的看着它,跟着走到了婴儿床前:“在这里?”罗盘点头,擎天柱觉得不可能:“这是个人类。”罗盘有些着急,转身将小爪子轻轻的放到小宝宝的左胸口,然后对着擎天柱轻轻叫了一声。擎天柱不可置信地看着罗盘的动作,轻声惊呼:“你是说火种在他的身体里?!”罗盘收回爪子,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想到了什么,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次擎天柱马上准确的猜出了它想表达的意思:“火种确实在他身体里,但是还没有觉醒对吗?”罗盘摇摇尾巴,点头表示他猜对了。擎天柱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孩子就是Bee!但是很快他又清醒过来,如果火种在人类Bee的身体里,那他要怎样才能将火种取出来并且点燃?还要在不伤害到Bee身体的情况下?
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并且理清思路,擎天柱走下楼去倒水喝,却在客厅遇见了提着个药箱路过的老管家。
“您生病了吗?”擎天柱关心的问。
“啊,没有,这不是我的药,这些都是小少爷的药。”老管家将药箱放在餐桌上打开来,里面整整齐齐的摆着不少药,看得擎天柱一惊。
“Bee生病了吗?什么病?很严重吗?”
老管家被自家少爷焦急的样子吓了一跳,才一转眼的时间,少爷怎么突然对邦博小少爷这么上心了,而且Bee是什么?虽然老管家一肚子的疑惑,但他还是认真的回答了擎天柱的问题。
“邦博小少爷是早产儿,出生的时候小少爷的心跳很微弱,检查发现小少爷的心脏生长的有些缓慢,而且感觉是有什么东西抑制了他心脏的生长,可是并没有检查出有什么异物在他的身体里。医生只能暂时诊断为心脏病,这些药是给小少爷备着的,以防万一哪天小少爷发病。幸运的是,听女仆说从出生到现在小少爷没有生过大病,也没有发过病。既然小少爷以后要住在我们这儿了,这个药箱肯定是要拿过来才保险。”
“那医生有没有说Bee身体里的东西要怎么才能拿出来?”擎天柱皱着眉头问。
“医生说要等小少爷长大些后才能给他做手术查看,现在小少爷还太小,不适合做手术。而且也不太确定那东西是什么。不过为了小少爷好,还是要尽早取出来才行。”
擎天柱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语气有些沉重的说:“我知道了。”
回到卧室,擎天柱又站回到婴儿床边,床上的Bee睡的很香,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做一个很开心的梦。在看到Bee那纯真而无害的睡颜的瞬间,擎天柱那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似乎一切的烦恼都不复存在。他俯下身,轻轻的在Bee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晚安,Bee。”

下集预告:大哥带娃记(´・ω・`)

评论(7)

热度(47)